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“三問”蘭山基層社會治理改革

2020-12-14 10:12
來源:半月談網

要說基層社會治理的難度,恐怕很少有地方能超過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,證據就是這里的一組數字:

專業批發市場87個,年交易額近3000億元;物流園區23處,年物流總額6000多億元;擁有全國最大的木業加工基地、全國最大的肉制品加工基地;市場物流從業人員30多萬人,流動人口80多萬人……

每一天,天文數字般的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在這里交織,難免就出現一些“堵點”,堵得多了就形成社會問題,致使該區的信訪量多年來居高不下,處在全市前列。

借鑒先進地區的經驗,去年以來,蘭山區啟動了基層社會治理方面的改革:實施黨建引領、建立智能化平臺、推行網格化管理。在此基礎上,該區的改革又走得更遠了一些,比如更有力地疏通“條條”之間的阻隔,更徹底地打破“塊塊”之間的壁壘,更堅定地實現由管理到服務的轉變。

那么,他們是如何取得突破的呢?12月12日,“黨建引領基層社會治理·臨沂蘭山經驗”研討暨成果發布會期間,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。

一問 :街道“吹哨”區直部門,敢動真嗎?

改革背景:“上面千條線,下面一根針”是街道一級的真實寫照,而這一級往往“有責無權”,拆違建、查排污,自身沒有執法權卻要被部門考核問責。而有的上級部門呢,不經常到工作一線親自干,卻當起了街道工作的“裁判員”、“督導員”。蘭山區在改革中來了個“大反轉”,在蘭山街道試點“街道考核區直部門工作”,有力地疏通“條條”之間的阻隔。

變“部門考核街道”為“街道考核部門”,蘭山街道黨工委書記房慶良體會最深。他對記者說,原來推動某項工作,往往要靠個人關系“求”部門幫忙,現在是街道一“吹哨”,部門就“報到”,齊心協力推動基層工作開展。

街道對區直部門,之所以敢動真“吹哨”,來自蘭山區在改革中賦予了前者對后者的五項權力:工作的考核評價權,人事考核權和征得同意權,公共事務綜合管理權,規劃參與權,重大決策和重大項目建議權。

拿第一項來說,過去是區直部門考核街道,街道不能考核區直部門,只是在年底時,給黨工委書記發一份區直部門的行風評議表。現在區直部門的千分制考核,街道的打分權重占了30%。再說第二項,區直某部門曾任命了蘭山街道的一個所長,書面征求該街道意見時被否決了,該部門就只能“換將”。對于后面的幾項權力,房慶良舉了個例子,區里開發成才路的306畝地,蘭山街道參與討論時,主張把原商業學校保留,并改建為臨沂十中新校區。街道的建議被采納后,新校區安置了108個班、5400多名學生,大大緩解了城區的就學壓力。

區直部門一看,街道的聲音越來越重要,而且對派出機構的人財物進行統籌管理,如果不好好配合基層工作,本部門的年終考核難以過關,派出機構的負責人都可能被街道“退回來”,于是紛紛把工作力量壓到了一線。

蘭山區委副書記、組織部部長李春仲解釋道,街道考核部門,也并不是說原來部門總是浮在上面,現在需要由基層來指揮調度,而是要把上下之間的阻隔疏通,使之形成合力,都把基層的問題當做自己的事情去解決。

在“街道考核部門”的改革之前,蘭山區還把135項便民服務事權下放到鎮街道,使之變得“有責有權”。這些事權主要關乎民生保障、社會事務,如工商登記、食品經營許可、衛生許可等,而區級只保留發展規劃、產業布局、片區開發、項目審批等10項核心發展事權。

二問:一張網共治,兜得過來嗎?

改革背景:為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,各地紛紛建立各類服務中心,依托智能化平臺,整合各部門的服務窗口,并提出了“只跑一趟”的辦事原則。但在實際上,群眾辦事往往很難只到一個地方、只跑一趟。蘭山區更徹底地打破“塊塊”之間的壁壘,最大限度地把行政資源、社會資源整合在一起,構建“一張網共治”的服務模式。

蘭山區政府大院東側還有一處“小院”,原來這里作為區信訪局接訪大廳的時候功能單一,群眾反映問題往往需要跑多地。記者現場體驗到,如今作為區“社會治理服務中心”,這里變得功能齊全,群眾表達訴求只需要到這一個地方,問題就能得到快速受理辦理。

從硬件上,這里集納了雪亮工程、智慧民調、城管、環保等信息系統;從部門上,這里集中了涉民生訴求問題較多的區直相關部門窗口;從功能上,集信息采集、糾紛處理、數據集成、智能研判于一體。在此基礎上,該區構建了“一平臺受理、一站式服務、一張網共治、一攬子解決”的社會治理服務新模式。

智能、快捷、綜合,是這里的關鍵詞。記者看到,二樓的工作間里,工作人員正通過視頻連線的方式,調解白沙埠鎮的一起土地糾紛,當事雙方足不出戶就可以與鎮、區職能部門人員同框對話,推動問題的解決。

這里的服務功能有8大系統幾十個模塊,完全解釋得清楚恐怕需要一本書。不妨讓我們通過一個實際案例,來感性地了解一下這個服務中心。

因疫情原因,吳某所在公司拖欠了她兩個月的工資。吳某來到蘭山區社會治理服務中心,取號后到勞動仲裁窗口反映情況。工作人員一看吳某懷有身孕且情緒不穩定,一方面通知心理咨詢室,一方面通知金牌調解室。先是一番心理疏導,再是了解詳細情況,然后吳某被告知第二天來接受調解。

次日,吳某再次來到這里,發現所在公司的代表已被叫來。到調解室的時候,她發現一樓北側竟然還有個勞動仲裁庭,如果調解不成就可以在這里開庭,連人社局都不用去了。

調解的時候,蘭山電視臺派駐到服務中心媒體室的記者同步錄像。后來她得知,這樣一是留證據,再是給違規方壓力,自己連找媒體協助都不用了。調解后的第二天,吳某就收到了公司打來的欠薪。

雖然不能保證每次都讓群眾“只跑一趟”辦成,但基本做到了讓群眾“只跑一個地方”就行。通過吳某的例子,我們發現蘭山區社會治理服務中心的兩大特點。

一是最大程度地把各類資源整合進來,實現“一張網兜住”。這里除了信訪、住建、退役軍人、司法調解、勞動仲裁、涉法涉訴等十個常設窗口,還有若干隨駐窗口,比如每到招生季設立教育窗口,考生不用跑教育局也能在這里咨詢和反映問題。這里除了集納了行政資源,還整合進來諸多社會資源,比如心理咨詢、法律服務、新聞媒體,乃至孤貧兒童救助等等。

再是,盡量使用調解手段化解矛盾,讓不該打的官司打不起來。這里的調解室就有消費糾紛調解室、勞動糾紛調解室,調解專家會診室、金牌調解室、姜自勝工作室。僅姜自勝工作室每年調解的糾紛就達700多起。這些糾紛如果打起了官司,不僅占用了大量行政資源,還浪費了當事人的時間并容易造成雙方的對立。

三問:變管理為服務,能夠實現嗎?

改革背景:近年來,先進地區的基層社會治理,逐步實現由管理到治理的轉變。管理就是,我需要這樣,你必須干;而治理則是,你需要什么,我為你服務。蘭山區在基層社會治理中,正在根據群眾的需求,做更多的事情。

趙小濤是蘭山區趙岔河社區的居民,他跑建筑工地供貨,妻子開了一間小門店,兩個孩子都不到10歲,70歲的父親跟著他們生活。

一看這“人口結構”,你可能覺得他會整天疲于應付生意和生活。但他告訴記者,社區服務成了他生活的幫手,自己和妻子可以輕裝上陣做生意。

拿孩子來說,小的在社區幼兒園,大的上小學,社區義工負責接放學,下午接回來直接送到社區活動中心,先做作業后做活動,晚上9點再給送回家。妻子被“解放”了出來,下班后就到社區服務中心學瑜伽和廣場舞。

除了米面油氣定量供應,社區對居民還有“額外獎勵”。比如,做了一件好事積10分,在社區書屋借書閱讀積5分。拿著積分,可以到社區超市兌換日用品。

至于老人,白天就到社區日間照料中心去看電視、打牌、健身。照料中心的自動檢測儀,能夠檢測血壓、血糖等14項指標,不必擔心老人有突發情況出現。

一次,老人溜達著走遠了,社區配備給他的手環發出了報警,社區網格員趙玉欣根據定位把老人給找了回來。

趙小濤的幸福生活表明,蘭山區對居民的服務日益體系化、精細化。體系化,就是考慮到居民需求的方方面面,精細化就是盡量做得無微不至。

采訪中,社區工作人員聯通了網格員趙玉欣,對方的頭像立刻出現在大屏幕上。趙玉欣說,巡查了網格內的衛生、消防、治安等情況,沒有發現異常,正準備去調解一戶居民的婆媳關系。對話結束后,屏幕上顯示出趙玉欣當天巡查的詳細路線圖。

據了解,蘭山區劃共分鎮街網格12個、村社區網格380個、基礎網格1956個,網格員1956名。該區網格的特點是“全域全科、一網治理”,也就是網格員啥都管,管不了的再上報。另外,該區的網格員是專職的,工作是全天候的。一個個網格,就是一個個基層社會治理的單元,也是政府伸向群眾的服務觸角。

金雀山街道創新實施組團式服務,統籌調配所在網格內的城管、物業、環衛等資源,522名社區工作人員、187名城管分隊隊員、120名街道機關干部,全部下沉一線,現場辦公,組團式開展網格服務。棗園鎮劉家官莊村為村里的貧困戶、五保戶、獨居老人、孤寡老人免費配備了一鍵呼叫器,“只要村民有需要,黨員隨時來報到”,實現了網格服務“零距離”。

蘭山區基層社會治理樹立了社會新風,贏得了群眾的贊譽。今年1-11月份,來區上訪同比下降49.6%,越級訪同比下降62%。盡管受疫情影響,該區前三季度完成生產總值832億元,1-11月份完成一般公共預算收入98.4億元,今年將突破百億大關,再創歷史新高。(臨沂日報記者 彭慶東)?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

(^ω^)MG黑绵羊咩咩叫游戏 比特币价格一样 og视讯复制wx17 com 足彩2串1什么意思 极速赛车游戏彩票官网 smi理财官网 天津竞技麻将 排列五走势图表 网易老11选5走势图 不值钱的瑞波币 微乐河北麻将下载 安徽25选5开奖信息 七乐彩走势图表综合版 捷克vs葡萄牙比分预测 波场币吧 国标麻将选手 qq武汉麻将刷分